1. 首页
  2. 联系我们

智能路灯厂家玉兰灯 天津路灯具厂

趣玩平台讯:

南京长江大桥对于南京人甚至每个中国人都有非凡的意义。自2016年底,大桥全线封闭进行大规模修缮,南京市民已经与这位老朋友阔别了2年之久。今日,我们跟随南京市城管局的脚步,探访了南京长江大桥全线灯光改造的调试工作。

一、项目总体概况

长江大桥是南京的标志性建筑、江苏的文化符号、共和国的辉煌, 2014年7月入选不可移动文物。玉兰灯改造遵循“修旧如旧”原则,最大限度保留文物的本体,恢复玉兰灯本来模样的同时,延长使用年限。同时对灯杆基座进行改良,增加单灯控制系统。铁路桥亮化作为整体亮化工程的点睛之笔,全面应用LED灯具,采用先进的技术手法和艺术表现,“一线两面六节点”,通过动态的灯光赋予大桥新时代的特征,展现出神韵金陵生生不息的城市活力。

二、传承

玉兰灯由周总理亲自选定造型,原有玉兰灯注重外形美观,对路面的照明效果不理想。本次改造保留了原有玉兰灯的外形,实现了玉兰花灯内部100%还原。

水泥灯杆进行文保单位鉴定性修复,修旧如故。所有299根灯杆一一编号,记录下原有的安装位置,拆卸到专门安装了通风、恒温恒湿装置的仓库后,在灯杆表面喷涂3 遍纳米级硅酸盐混凝土养护修复增强一体剂,最后再刷一层无机硅憎水剂。这样大大提高混凝土路灯杆的表面结构强度和结构耐久性,达到延长使用年限的效果,并且保留了灯杆文物本体,修旧如故。

三、创新

玉兰灯具研发:此次玉兰灯改造,在保证玉兰花灯外形基础上,还做了创新研发,在研发过程中,我们一共试验了三种方案,第一种方案是在防撞护栏上安装灯具,经多次试验后发现此种方案虽能使低位照明满足文保和道路照明的需求,但防撞系数会相应减弱。第二种方案是在玉兰灯灯罩上加装led模组,但无法达到相关文保要求。最终采用的第三种方案,是在玉兰灯环形灯架下部内嵌LED光源模组,利用镶嵌式的LED光源突破玉兰灯原有照明局限性,不仅保证了观赏性,也保证了照明功能。就像钻石戒指,玉兰灯就是钻石,通透,闪耀,观赏性极强。内嵌的LED光源就像戒托上的碎钻,虽小,但闪耀。LED的光柱很小,自己可以实现配光,正是由于LED更小,更节能,才能实现创作的无限可能。

改造后的大桥路面照明效果大大提升,路面平均照度从改造前的3勒克斯左右,提升至25-30勒克斯之间,完全达到了道路照明的需求,并且人行道照明也较以前更加明亮,视野更好,更安全。然而,全部299盏玉兰灯的用电量,从原有总功率224千瓦,降低至46.6千瓦,用电量节约80%左右,节能效果显著。

玉兰灯代表了追求造型的灯具体系,无法保证功能照明效果,此次玉兰花灯灯具研发寻求到了此类灯具改造的突破口,为以后此类灯具改良打好基础。

灯杆基座改良:为行人及非机动车让出了更大的出行空间。在保持八边形基座护罩原有风貌的基础上,将直径尺寸由原来的52厘米缩小至47厘米,使行人、非机动车通行更加方便、安全、舒适。

单灯控制系统:单灯控制-物联网时代诞生的新技术,以其感知、智能、节能、品质等特质,给城市照明带来了新的发展方向,也正在对我们每一位市民的出行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感知:从原有的片区监控、线路监控,上升至对于每一盏路灯的精确监控,给每一盏路灯做动态的体检。从此,城市上空的电波,将监控中心平台和现场灯具连接起来,跨越空间阻隔、交互信息,建立起一个立体感知的城市照明设施监控网络,将市民体会到光环境品质的再一次提升。

智能:以每盏灯具为单元进行控制,可实现任意组合的开关灯模式。满足市民对于光环境的需求和感受,结合交通流量信息、雨雾天气环境,通过监控系统来调整不同的亮灯模式,建立与需求、环境对应的智能照明体系,是单灯控制技术给城市照明带来的一次质的飞跃。大桥玉兰灯就实现了主灯、辅灯不同模式的变换效果。

品质:曾几何时,还在为您家门口的一盏路灯不亮,打来报修电话。现在,如星罗棋布般点缀于大街小巷的每一盏灯具,都可通过单灯控制系统建立与控制中心的直联,一切尽在掌握。因此,当市民在打来电话之前,我们城市照明从业者已经出发在路上,手持APP结合监控软件、信息化平台,以单灯为核心的智能设施运维调度体系已经建立。主动服务、提升品质,是我们城市照明管理部门给每一位市民永恒的承诺。

节能:以大桥玉兰灯为例,单灯控制将主灯、辅灯分为两组,平日两组全开;下半夜时,可根据交通流量或其他情况,关闭主灯,以此降低20%电能消耗。与此同时,我市还将充分发挥单灯与LED路灯的结合优势,在部分路段尝试无级调光的全新节能模式。因此,单灯的节能将是动态的、智能的,既满足市民出行需求,也将积极响应国家节能减排政策,为政府节约电费投入。

漫步与长江大桥之上,阔别两年已久的玉兰灯再次点亮,点亮的不仅是过往的情怀,也是对未来的期许,单灯控制将在新的时代为城市照明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南京长江大桥的亮化工程作为点睛之笔,历史上自上世纪60年代建成以来共有三次提档升级,分别在1970年、1989年和2005年。1970彩灯装饰,通过红色白炽灯勾勒桥身的形态;1989年泛光照明装饰,通过泛光照明凸显大桥雄伟的体量;2005年桥头堡点光源装饰,采用新型LED点光源勾勒三面红旗造型。

本次大桥的夜景照明提升,全面应用LED灯具,采用先进的技术手法和艺术表现,通过动态的灯光赋予大桥新时代的特征,展现出神韵金陵生生不息的城市活力。整体的灯光分布总结为“一线两面六节点”:

“一线”即为一条动态的线形灯光犹如城市的脉搏连接南北,展现线形灯光的灯具隐蔽安装于护栏外侧,灯光通过桥身反射后形成贯穿南北的一条线形灯光,通过控制实现光色的变幻和动态的变化, 实现整体效果。

“两面”即为正桥上、下游的两个展示面,

梁体是桥梁功能的主要载体,连接南北两岸,是江面桥梁形象展示的重要窗口。上层护栏处动态线形灯光贯穿南北两岸,中层钢梁节点在暖白色灯光的投射下彰显着结构的力量之美;下层桥墩附近的多彩点光源矩阵,变换着时空,让历史的桥梁踏上了时代发展的快行线。“六节点”分别为南北岸的“工字堡”、“工农兵雕像”和“桥头堡”。

1、大堡

三面红旗极具时代特征,历次亮化提升都是以静态的灯光表现,或勾勒或大面积投光照明;本次亮化提升创造性的实现了飘动的光影效果,通过国内首创的光影艺术表现,让三面红旗实现真正的“迎风飘扬”,赋予“三面红旗”新时代的特征,

“静” “动”之间虽是一字之差,但对设计方和施工方却是极大的考验。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大桥建筑原有风貌,文保单位提出“修旧如故”的改造原则,对灯具的安装要求极为苛刻;通过多次的现场试灯、程序调试,甄选出最适合的光色、最适宜的光束角和最适度的节奏变化,最终实现了“红旗飘扬”。

2、小堡

小堡的人物雕像高低错落、形态各异,设计抓住每个人物的形象特点,通过多角度投射,严格控制每一束光,让工农兵雕塑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

3、工字堡

以往被覆盖的工字堡露出真容。红色“工”字造型和“红旗齿轮”浮雕是很多老南京尘封的记忆。夜景表现上,选用了高显色性灯具,重点表现红色“工”字造型和“红旗齿轮”浮雕,凸显建筑的时代特征。

四、大桥同龄路灯人,奉献保障诉真情

我叫臧玉庆,一名普普通通的南京人,路灯人,1968年生,属猴,与大桥同龄。

南京长江大桥对于我们每个南京人甚至每个中国人都有独特的意义,对于我个人更是有着特别的感情。第一次踏上大桥是在我姐姐带领下,那是1972年,我刚满4岁,我在家排行最小,姐姐比我大十几岁,跟着姐姐第一次踏上了长江大桥,和大桥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真正对大桥有全面的认识,跟大多数人一样,来自小学课本的里的《南京长江大桥》,到现在都记得“正桥笔直的公路上,一对对玉兰花灯柱,像等候检阅的队伍,站得整整齐齐”,在我们那个年代,长江大桥是春游、秋游的首选,经常来。后来谈对象,结婚,用现在的话讲叫打卡留念,和爱人一起有了标志性的大桥合影。可以说大桥是伴随我成长的,每个年龄段都有和他的合影,和他的故事。

更深的交集就在工作上了,作为路灯人,十几年前我就参加过大桥玉兰灯的维修,更换灯泡,擦拭灯罩,可能因为同龄人的关系,做这些常规工作的时候总有不一样的感情。到这一次大桥修复,2016年10月份开始我从拆除灯具、拆除灯杆、灯杆编号开始全过程参与其中,感到特别的幸运。从接到任务的激动,到整个工程过程的紧张、彷徨,甚至焦虑,到现在的期待,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开始肯定是激动的,大桥对于全中国、全南京、再到我个人都有那么重要的意义,能够参与大桥修复感到荣耀,心情激动;后来在工作的工程中越发的发现难度大要求高,文保修复要达原样,安装更要谨慎细致,深怕自己不能胜任,更害怕出现疏忽留下瑕疵,尤其到后期装灯阶段,心思全在大桥上,老婆女儿开玩笑讲都吃醋了;到现在基本完成了,在进行调试,心里是满满的期待,期待它换上新装,闪耀归来,就像是要见几十年的老兄弟一样,没错,就是几十年的老兄弟。

作为一个普通市民,我很开心我们的南京长江大桥即将回归;作为一个路灯人,我很骄傲在大桥的回归上我们奉献了自己的一份力。他陪伴我成长,我助力他新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wpai.cn/lianxiwomen/1850.html